我相信在这样的天气下看见“阿拉怎么办感冒了好难受”一类的句子时第一个涌上来的念头一定不会再是担心。
挂了3天的吊瓶,歪在椅子里半死不活,怀里还躺着一个热水袋……情何以堪啊!!我是在没兴趣提前20年进入老年生活啊!!(20年后就说不定了……

医生声称“你的手看不清楚血管啊!!”在我的右手上来了一发,“没回血,打进去没有?”于是把那个针头拔出来一点点,又插了回去……“还是没回血啊……”他再次重复这个拔出一点然后又插回去两次之后终于把针打在了左手上…………

第二天,护士小姐面无表情地把针打在了左手的同一根血管上…………别这样我身上不是只有这里能打的啊。接着她诧异地说:“很疼么你怎么哭了?”
“因为鼻子堵得太厉害我已经哭了一天了……唔,眼镜好疼啊咳咳咳。”
不要笑啊护士小姐,你这样春风般温暖的微笑难道是建立在无数个像我一样的病人身上么基可修!
第三天医生终于换了血管也没抱怨什么哦好高兴!然后打完了快乐地回家,接了老婆的电话
“我有一个坏消息告诉你。”
“嗯?”
“今天第三节课我去上厕所回来,然后看见一帮子人在围观你的桌子,鸡仔在翻你写文的本子……”

后来她说了什么,我一句也没有听清~~


paoxiao.jpg